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文化专题
 打印本页

日本的第248个年号,真跟中国没关系了?


日本现任明仁天皇将在4月30日“生前退位”,皇太子德仁将于5月1日即位新天皇,当日零时开始正式启用新年号“令和”。自此,始于1989年1月的“平成”时代,仅剩1个月便将退出历史舞台。


日本NHK电视台最新消息称,经过日本各界代表研究讨论决定后,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正式宣布“平成”后的新年号:“令和”。



当地时间上午11时40分(北京时间上午10时40分),菅义伟在记者会上宣布了日本的新年号,“令和”。继“平成”之后,“令和”成为日本第248个年号,该年号将于5月1日新天皇即位时进行更换。

  


新年号公布的前一天,安倍晋三在东京就决定新年号一事对记者表示,“希望听从各方意见后,再进行决定”。菅义伟则在广播节目中称,“希望能够选出一个符合新时代的年号。我希望(这个年号)能够深深地扎根于日本人的生活当中”。


日本改元“令和”创下4个首次

 

第一,日本宪政史上首次因天皇“生前退位”而进行的改元。战前,日本年号是以天皇为中心决定的,1979年出台的《元号法》规定由内阁负责决定。遵照这项法律,此次是继1989年1月的“平成”之后,第2次由日本内阁决定。不过,与因昭和天皇驾崩而变更年号不同,因天皇“生前退位”而变更年号在日本宪政史上还是首次。

 

第二,首次在新天皇即位前,由现任天皇签署政令公布新年号。1日上午,日本内阁决定新年号“令和”,现任天皇签署政令后对外公布。在新天皇即位前公布新年号的做法史无前例,此前还曾遭到坚持“一世一元”的保守派的猛烈批评。不过,为了避免变更年号带来的不便,日本政府还是决定提前1个月公布,让各界有所准备。


 

第三,首次出自日本古籍《万叶集》自645年日本启用首个年号“大化”以来,过去247个年号中辨明出处的均出自中国古籍,多数是《四书五经》等唐代之前的古典文献。比如“昭和”出自《尚书》的“百姓昭明,协和万邦”;“平成”出自《史记》的“内平外成”和《书经》的“地平天成”。因为此前负责选择年号的专家多由通晓中国古典文化的学者担任。


在这次新年号的评选阶段,有呼声认为,应该站在日本传统文化的立场上,从日本古籍中选取。日本政府对此回应称,此次正式委托提案的专家包括日本文化、中国文学、日本史学、东洋史学等领域的有识之士。


然而,《万叶集》与中国古典文化之间却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。

 

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当日在记者会上介绍称,“令和”出自日本古籍《万叶集》中的“初春‘令’月、气淑风‘和’”,愿每位日本人,都能如度过寒冬、在春日中盛开的梅花一般,在对明天充满希望的同时,各自绽放出绚烂的花朵。安倍还说,悠久的历史、浓郁的文化以及四季皆美的大自然代表着日本的国民性,要坚定不移的把这一国格移交给下一代。希望人民在美丽的心灵当中,孕育滋养出文化,正因怀有此番心愿,最终将年号选定为“令和”,象征着新时代的来临。


具体来说,“令和”出自《万叶集》第五卷《梅花之歌》32首的序文,“初春‘令’月、气淑风‘和’、梅披镜前之粉、兰熏珮后之香”。




《万叶集》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和歌集,收录诗歌4500余首,其地位相当于中国的《诗经》。尽管被看作是日本古籍,《万叶集》仍然无法抹去源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影响。公开资料显示,《万叶集》借鉴了中国诗歌的题材、形式以及表现方法,收编了部分汉诗。值得一提的是,《万叶集》成书时,日本尚未拥有自己的文字,全部诗歌采用汉字为注音符号记录而成。


汕头大学长江新闻与传播学院日籍教授、原日本读卖新闻编辑委员加藤隆则告诉记者,《万叶集》第五卷《梅花之歌》的原文部分,还是按照古代中文的写法记录下来。而且,《万叶集》收录了118首关于梅花的诗歌,看得出是受到了中国审美的影响。不过“和”代表“和风”,因此加藤隆则认为“令和”带有中日融合的含义。


第四,首次通过网络现场直播。1989年改元“平成”时,时任日本首相竹下登的讲话由时任官房长官小渊惠三代读,并通过电视转播。然而,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,这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仅亲自发表讲话,阐明新年号含义,还首次通过首相官邸官方账号在推特等社交媒体上现场直播,此举被认为是符合新时代的宣传手法。

 

创下4个首次的日本改元引发外界关注的同时,也带动了日本各界对新纪元的期待。《日本经济新闻》认为,新年号有望给日本的政治和外交带来转机。安倍政权如何度过与重要政治日程重叠的改元元年,关乎着下个时代内政外交的路线方针。启用新年号的日本,政治经济氛围恐怕发生巨大变化。


中国文化基金会版权所有


© 2013-2019 all rights reserved
  8610-59282896


  ccf@ccf.org.m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