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新闻快讯
 打印本页

百岁方成去世,他用锐笔漫画人间百态!


"

中国美术家协会终生成就奖获得者,著名漫画家方成先生于2018年8月22日9:54分因病在北京友谊医院去世,享年100岁。

"




方成

方成原名孙顺潮。1918年生于北京,祖籍广东中山。曾任人民日报《讽刺与幽默》编委、中国美协常务理事、中国新闻漫画研究会会长、人民日报社高级编辑,享受政府津贴。

方成,1942年毕业于国立武汉大学化学系,曾在《新民晚报》、《人民日报》等单位工作,在全国报刊发表大量漫画作品。著作有《方成漫画选》、《幽默.讽刺.漫画》、《滑稽与幽默》、《方成连环漫画集》、《笑的艺术》、《报刊漫画》、《漫画艺术欣赏》、《方成谈漫画艺术》等。




方成,中国著名漫画家,最有思想深度的漫画作品《武大郎开店》的作者。


方成漫画最大的特点就是用笔简洁,而且以神似代替形似,他是个最像知识分子的知识分子。


所谓知识分子,如丁聪、特伟、沈同衡等等都是戴了副眼镜颇具书生意气的知识分子漫画家,而方成不但是和他们一样戴了副眼镜的漫画家,而且还是解放前漫画家中少有的非美术专业大学本科学历的漫画家。


在三十年代的上海,一个街头小赤佬的也会一口流利的洋泾滨外语,能同外国人交流。一个初中生的文化程度就抵得上现在的一个大学毕业生,如王云生《大公报》社长,柯灵《文汇报》社长学历都只有小学学历,但他们的水平已经超过现在一般的大学教授,而方成就是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中的知识分子。


方成青年时期在上海租界


方成小时候因家中人多,四五岁时,母亲带他们兄妹几个回家乡广东省香山县(今中山市)南朗镇左步村居住。广东一般人家就是一座房子。有三个门,靠外的是半身高的薄木门,中间的是大约十根圆棒横排制的,叫“搪笼”。他曾在夜里从搪笼钻出来到夜校里偷看别人家墙上挂的山水画,看来有趣,走在路上,就学着在墙上画。画四下就画出房子,画一下弯的就是山。


九岁那年,方成随父搬到北京,住在西城礼路胡同。在临近的帅府胡同铭贤小学插班读四年级。这所小学是英国基督教伦敦会创办的。密池教士教他图画、手工和英文。他最爱上她的课。课本是英文,插图很精美,他常临摹。他还喜欢和同班的梁启永在一起说孙猴儿和猪八戒的故事。他从“西安市场”小书铺里找回《西游记》多翻几篇,才见到有插图,插图后面写的内容他都看得懂。


方成读到初中三年级时,父亲见他爱画画,就拜托同事请画家胡佩衡先生,带他到著名画家徐操(燕荪)先生家拜师学画。他在此学会了用传统绘画描线技法作画。


方成在天安门


1935年12月9日,北平发生学生运动,反对国民党与日本勾结,妄图实行所谓“华北自治”的阴谋。大、中学校学生组成“学联”进行抗议,游行示威。学生游行时遭国民党二十九军保安队用高压水龙和大刀镇压,多人受伤。同学们都知道方成会画,就分派他画宣传画。他参考《上海漫画》画了几张,送到“学联”去。几十年后,他还记得贴在学校大门外的那张,画的是一把二十九军用的长柄大刀,那刀上鲜血淋淋,标题是:“中国人的刀,哪国人的血?”


1937年日军大举侵华。武汉大学被迫西迁至四川乐山县。在该校读书的方成获准停学两年,在香港居住。1939年他从香港经安南到广西柳州,由二哥安排乘车返乐山回校复学。和同学季耿合办壁报。那时方成笔名利巴尔,学校周边臭虫、老鼠很多,他的生活无经济来源,这些都成为他的漫画题材。


1946年,方成到达上海后,凭漫画投稿为生。1948年国民党军内战溃败,在上海的进步画家避险纷纷移居香港,方成也跟随去了,漫画《康伯》就是那时所作。1949年新中国成立,方成即返北京,在《新民报》任美术编辑,他创作的一组儿童诗画《王小青》在报上连载。


方成及家人


1976年10月后,方成创作了漫画《武大郎开店》,请华君武批评指正。此漫画中,门旁对联原写的是:“生意兴隆通四海,财源茂盛达三江”。华君武看了认为太一般,称不如写成与画的内容相合的。方成回家想了四天,仿刘禹锡《陋室铭》句,改写为:“人不在高有权则灵,店虽不大唯我独尊。”加横批:“王伦遗风。”



1980年8月,他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行《方成漫画展》时,各地有人来参观画展。紧接着,《工人日报》将此画未着色原稿和画展评论同时见报。《人民日报》也发表了这幅漫画。画展一结束,展品就被山东美协借去,在济南展出。《武大郎开店》作为方成的代表作在广州、南宁、天津等十几个城市巡回展览,一时间好评如潮,荣获《人民日报》1980年优秀作品二等奖。



他学得是化学系,正好“专业对口”,认识了也姓“华”的漫画权威华君武,为了发挥他的“化学”专长,被调到《人民日报》与也姓华的漫画家华君武一起从事漫画创作。




作品欣赏






昨日上午方成在北京友谊医院逝世的消息传到其故乡广东中山,引发了当地民众的怀念。原中山市美术馆馆长刘春潮告诉法晚记者,他与方老交往十多年,曾多次到北京探望方老。最后一次见方老,是在去年年中他在北京办事后,登门拜访了方老。今年7月,刘春潮在北京参加完全国美术馆馆长的培训班后,联系方老的儿子,其回复说家父身体不适,不方便见客。


“在我的印象中,方老是一个很乐观豁达的人,他很健谈。十年前90岁的时候,仍思路非常清晰,逻辑性也很强。每一次去他家,他都让你签名,留下联系电话、地址后,他才跟你聊天。这是他的一个习惯。”刘春潮说道,他在名单里,还看到了姜昆、侯宝林等名人的签名留言。


方成先生百岁时,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《方成全集》,系统梳理了方成先生的文学和艺术成就。


他还向记者透露,一百岁高龄的方老每天会抽一次烟,喝一杯酒。他去拜访方老的时候,就与方老一起抽烟喝酒。聊天中,方老谈到开心的事情,就会唱歌,甚至还会从普通话转成粤语。一辈子到了晚年,对于故乡的那种记忆和情结是抹不掉的。



中国文化基金会版权所有


© 2013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
  8610-59282896


  ccf@ccf.org.mo